深夜追债

/ 0评 / 0

昨天是车贷的还款日,倒数第二期。

前天下午六点三十九分,鲍思磊发语音过来:明天钱凑够,上午还你,不耽误还款。

联想到他2020年9月21日21:19:14给我发过的一条信息:说了办不到还不如吃屎。

我觉得他应该没有特殊的癖好。于是就耐心的等待。

然后昨天就见证了活人吃屎的奇迹:

先是说信用卡降额了,然后又说是找别人借去了,再后来就是说在打电话催债。

一直拖到晚上八点钟,只转过来了3400元。

作为同门师兄,我当然不能让他一直把屎这么吃下去,吃坏肚子了多不好。于是直接开车往南阳去。

昨晚刚好一个做烧烤的师姐邀约大家吃烧烤赏月,很多人都聚在滨河路上的师姐家,包括大会长,也包括鲍思磊。

高速是真的堵,疫情之下把人都憋坏了吧。趁着长假需要宣泄一番。上高速的时候,看到隔壁下站车辆排成了长龙。

我拿手机拍了一段小视频,配上警笛背景音,附上文字:“向老赖开刀!”,发到工作微信朋友圈里面,让所有人知道我在路上!

关于气势这件事,《木兰诗》曰:朔气传金柝,寒光照铁衣。我这是:警笛传四方,老赖无处藏!

到了南阳下高速,选择了较远的一个出口。要是把我堵的动弹不得,他们散会了,我还找谁去?

经过将近一小时的车程,到达师姐家的烧烤店,进去一眼就发现了我们的组织:一二十人的大桌子,都在站着正在准备干杯。看到我来,大家都说我来的正好。斌哥热情的倒酒,我有意大声说:我今晚是来要账的,不喝酒。

空气瞬间凝固了下来,几个人把我叫到旁边,说别在那么多人面前说这事,究竟怎么了。

我说鲍思磊欠我钱,今晚必须解决。然后详细的说了借钱的经过和要账的艰辛。

一位师姐听完甚是感动,说:“他欠我的钱也没有还呐。”

这……

大会长说,鲍师兄刚才还在,这会打电话去了,估计就是为你这事,别急,先等等,你去吃点东西吧,这么远跑过来。我看鲍思磊的车在院里停着,于是跟几人一起回到席间。

王师兄给我拿了碗筷,嘱咐我先吃些东西,斌哥给我倒了开水,师姐忙着又叫了一些烧烤。

八月十四,夜风微凉,圆月时而挂在天空,时而被乌云遮盖。

如同在坐的十几位师兄师姐,有人清澈明亮,有人阴暗浑浊。

大约一个小时,一直未露面的鲍思磊发来信息:钱已经到了。

我查了网银,果然到账。不一会他也过来了。

我与他离的较远,并无交流。

此时喝酒的气氛正热烈,倒了一圈又一圈,我一一谢绝,以开水代酒。

我一直在等,是等散场,叫大会长和其他人一起见证,让鲍思磊给我说个期限,最后余下的2万多元什么时候能够还清。

但是此时情况已经发展到了不可控的地步,大多人都喝多了。逐渐有人不胜酒力,开始离场。

于是我也找了个机会离开,此时已是将近11点半。深夜的城区、国道、高速上依然灯火通明。

有人在归家,有人在远行。

临下高速的时候,鲍思磊打来电话,向我表示感谢和歉意。我随声应付着。

又问我跟大家说什么没有?还问我有人说看到了我的朋友圈,我发了什么内容?他说他回家路上没有来得及看。

我说没发什么。

其实在钱到账的时候,我已经把那条朋友圈删了。因为该看到的人都已经看到了。

为什么一定要到这个地步,才开始担心我会做什么呢?

从小到大,我不曾欠过谁。谁送我什么东西,我都会数倍奉还。

但是你却以为我这样是好欺负?我一直在忍,在给你机会,在给彼此留点尊严,但是你一再用谎言来挑战我的底线,那我也只能把你放到镁光灯下,让所有人来重新认识你。

妈妈昨天傍晚发信息,说明天国庆节,店里很忙,要做豆腐和很多菜,让凌晨三点回去帮忙。我说好。

到家零点三十分。洗漱一下上床睡觉。离起床还有两个小时多一点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隐约听到开门、锁门的声音。

原来是我没醒,小崔听到我的闹钟,没有叫我,替我去了。

又迷迷糊糊睡了三个小时,天色已经亮了起来。

还是感觉很困。

不知道是心情的原因还是身体的原因,感觉很乏。但是依然要起床。

忙了一天,今天店里营业额创造了今年开业以来的最高纪录。

算是值得庆祝的一天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&51la for wordpress,cnzz for wordpress,51la for wordpre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