紧贴悲伤

/ 0评 / 0

天气一天比一天凉快了。立秋那天是我的生日,转眼之间就过去快一个月了。

想起前几年,父亲和母亲总是因为琐事吵架,甚至动手,局势十分紧张。两个年过半百的人,火气竟然还有这么大。

有一天,母亲若有所悟的跟我说,可能是咱们家客厅挂的那副字有问题。

当时客厅确实挂了一幅字,是岳飞的《满江红》:怒发冲冠,凭栏处,潇潇雨歇。抬望眼,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……

母亲说,你看,怒发冲冠,天天把怒发冲冠挂在客厅里,能不吵架吗?

我哑然失笑,说那就换吧。

于是换上了唐代诗人刘禹锡的《秋日》:

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
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。

后来他们两个倒是也真的和平相处了起来。

以后每到秋天,我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这首诗。


昨天是农历七月十五,有些地方称为中元节或者盂兰盆节(盂兰盆,是梵文Ulambana的音译,原意为“救倒悬”,即解救在地狱受苦的鬼魂)。

我们本地不过这个节,从小到大也不知道这么回事。

前些年忘记在哪里了解到这个习俗了。民间还有说法:“七月半,鬼乱窜”,八字轻的人忌讳夜里出门。

我向来不信这玩意儿,再说了,我的八字也不轻。但是昨晚确实吓了一跳。

大概接近11点,快睡着的时候,风变得大了起来。我抬手把卧室的窗户关了一大半,突然厨房里传来咣当的声音,接着就是自来水流水的声音。

我很奇怪,半夜三更,门是锁好的,屋里也没有养宠物。怎么水会自己打开呢?

带着疑惑起身。打开手机的手电筒,来到厨房,看到案板掉在水池上,一个角搭在水龙头的手柄上,把水龙头碰开了(下图还原当时的情景)↓

案板在水池里,水龙头打开状态

于是把水龙头关上,把案板重新放好,继续回卧室睡觉。

一夜睡得也挺踏实,天气凉爽。

早上起来做饭,拿案板反复实验了几次,不管怎么掉下来,都不会把水龙头给砸开。

不想那么多了,无论是风,还是另一个世界的探访,也都算是遇见。心存感激。


在网上看到有人发了这样一段话:

"……中元节……这几天从傍晚开始武汉的路边随处可见祭奠的人……真的就是我长这么大从未见过的多,也是我来武汉这几年从未见过的多……今天下班看到一个妈妈和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, 应该是刚刚烧完纸,那个妈妈一言不发,小男孩也很乖,安安静静站那哀悼,从他们身旁走过步伐都沉重了很多。 晚上出来散步,绕着湖走一段就能闻到纸灰的味道。没人会把伤痛挂在嘴边,但悲伤还是会不经意的从角落里冒出头来,看到他们就还是会很难过啊。"

忽然眼泪就流了下来。

三毛说:走得突然,我们来不及告别,这样也好,因为我们永远不告别。

但是告别不告别,在日后,都会在某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场景里,被情绪击溃。

那让你一遍又一遍揪心的,未必是多轰轰烈烈的大事,而是随风摇曳的的窗帘、安静叠在衣柜里的绒被、剩下半瓶的沐浴乳、洗衣机传来的阵阵喧嚣……告别,从来都是一个痛苦又漫长的过程。

只知道,从此生命里空出了一个位置,不会有谁能够填满,也不需要谁填满。

就把这最深的悲痛,藏在无声的沉默里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&51la for wordpress,cnzz for wordpress,51la for wordpre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