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以可抵岁月漫长

/ 2评 / 2

今天的小确幸,大概就是傍晚突然下了一场雨。空气旋即变得清凉起来。

早上5点多就起床。朋友Z的老公和她妈妈昨天去郑州考察项目。但是家里的保姆Cherry今天要离开了,于是我帮忙开车把她送去唐河汽车站。

出来的时候,朋友说:关门小声点,不要把孩子吵醒,不然孩子会舍不得。

那一瞬间,忽而让人觉得有些心酸。Z有两个孩子,老大今年7岁,老二刚出生半年。Cherry在Z家,陪伴了她的整个孕期,又把小儿子带到了半岁。

大儿子肯定会舍不得。但是等小儿子长大以后,可能永远也不会对Cherry有一丁点的印象。

我和Cherry只有过几句简单的交流。她从缅甸过来。

我去过缅甸一次,从广州飞仰光,又从仰光飞曼德勒,回来时候还赶上了曼德勒到重庆的首航,飞机上一群旅行团煞是热闹。

Cherry1994年出生。家里说是有8口人,全指望她一个人的工资养活。Cherry和家人应该都没有读过书,我看了她护照上的签名,写的很乱。

她家里甚至也没有银行卡,工资每次都是打给不同的中间人,再转交到她父母手里,这中间会有很大的费用和损失。

想起Z家第一个保姆,是菲律宾人,我通过直接换汇(人民币→比索)和西联汇款把她工资打到她家人的账户里,赶上活动的时候甚至有几次只收半价的汇款手续费。

我帮Cherry提行李箱下楼。她执意不肯,我说没事,太重了,交给我吧。她才松手。

唐河不算太远。到了车站,Z和Cherry在候车厅等待。我进后面车场找去青岛的大巴。

忽然看到一个写着去巩义的指示牌。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
找到大巴,问司机要了电话,回候车厅叫上她们两个。

Z嘱咐Cherry记清哪个是自己的行李箱、把行李箱锁好、务必记清车牌号(免得到服务区后上错车)、手机没电找司机需求帮助(司机都有车载充电器),还给她充了话费,也告诉她到了新的地方,会把她留在深圳的衣服都寄给她。

临上车前,她们互相拥抱,挥手告别。

出了车站,Z说你会不会觉得有些心酸,我说会。

当然,我有我的心酸。

回来路上,Z故作轻松的说,其实保姆来来走走也是正常的事情,保姆就是保姆,永远不会成为一家人。但是我知道,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舍的。

想起了电影《桃姐》。

桃姐在梁家照顾一家人的生活,一干就是六十多年,终生未嫁、无儿无女。梁家人移民美国后,年老的桃姐留在香港照顾由于工作需要而经常返港的少爷罗杰。直到桃姐中风住进了老人院。此后,罗杰一直守在桃姐身边,陪着桃姐度过了生命里最后短暂但幸福的两年时光。

漫长岁月,也许所有的关系最终都变成了亲情,才能得已持久和永恒吧。

  1. 匿名说道:

    张浩!!!!浩哥????你还去过哪????印度???哈哈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&51la for wordpress,cnzz for wordpress,51la for wordpress